注册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网站公告:
首页 > 锐观察 > 食住行 > 暗夜下的地沟油究竟流入何方?

暗夜下的地沟油究竟流入何方?

2015-08-27 14:41:39   来源:财经网   评论:0 点击:

暗夜下的地沟油究竟流入何方?
暗夜下的地沟油究竟流入何方?
 

午夜12点,北京丰台区蒲方路方庄餐饮一条街,灯火通明,食客们的喧嚣未散。这是北京南城最有名的一条食街,几乎每天都如此热闹。

与繁华一墙之隔的背光处,聚集着数十辆三轮车、面包车,从车上下来的人们熟练地抡着大勺,开始从下水道中淘取泔水。

这项工作会持续到凌晨三四点,在整座城市醒来之前,他们又回到六环以外,然后重新等待暗夜降临,周而复始。
据业内人士测算,北京城六区每年产生的废弃油脂超过20万吨,其中60%-70%的份额被上述开三轮车、面包车的人包揽。在业内,这些人被称为“游击队”。

与“游击队”对应的“正规军”,是由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确定的六家废弃油脂回收处理企业。
但“正规军”却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回收资质。目前,这六家企业中,仅有一家拿到了北京市餐厨废弃油脂的特许经营许可证。

20年来,随着北京废弃油脂回收产业的发展壮大,“正规军”之间持续不断地暗地厮杀,导致市场陷入混乱。
“每一家企业都想置对手于死地,然后自己垄断市场。”其中一家企业的负责人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曾长期关注地沟油问题,对于目前的这种状况,他指出,“目前市场显然已经失序。”

江湖混战

1997年之前,北京的废弃油脂回收市场的监管处于真空阶段,北京现存的几家私人企业就此萌芽。

1988年至1991年,成爱秋、陈荣、韩志高、唐阿富等人陆续从江苏老家奔赴北京,他们当时都只有十八九岁,初中文化,到京后便开始了抡着大勺、开着三轮车淘油、炼油、卖油的生活,并逐步积累了资源、人力和地盘。

十 几年后,四人分别成立了成盛兴达、奔冀、奥俐易、永乐废弃油脂处理公司,加上北京中经征和环保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海粮鸿信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中天 实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共六家企业出现在了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的名单上,组成了北京市废弃油脂回收的“正规军”。

1997年是一个节点,那一年北京市废弃油脂处理工作正式由环保局接管,但实际是由其下属的环发科贸公司承接。
环发科贸公司共设有两个废弃油脂处理站,分别位于朝阳区和丰台区。2000年,该公司将丰台的业务承包给了韩志高,朝阳的业务则承包给了唐阿富。

但韩志高私下将部分业务转给了当时还在开着三轮“抡大勺”的老乡成爱秋,直到2004年环发科贸公司与环保局脱钩转制,成爱秋脱离韩志高,自己成立公司单干。

此后,环发科贸公司的几名员工合伙成立了北京奔骥废弃油脂处理厂。由于该公司将承包的业务转让给“游击队”,以从中收取“保护费”,经人举报后,被北京市政府取消了回收资质。

2004年至2008年,整个行业依然处于“基本没人管”的状态。在这一时期,永乐、中经征和、海粮鸿信几家企业开始崭露头角。

2008年,废弃油脂回收处理由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接过管理权。在这一年,中经征和、海粮鸿信与中天实源联合体获得了市政市容管委会的行政许可,以合法姿态闯入“地沟油”江湖。

随后,企业之间的斗争愈发激烈。

海粮鸿信董事长黎东形容这些企业的斗争为:剑拔弩张、你死我活。在他看来,“地沟油”行业本身就是三低行业(服务水平低、人员素质低、技术含量低),彼此之间为争夺利益不择手段。

最近的一次斗争发生在门头沟区的卧龙岗镇,这里是韩志高的北京奥俐易经贸公司所在地。

韩志高的江苏老乡周中勤也在卧龙岗做回收地沟油的生意,后被韩志高举报私自炼油,遭到查处。

随后,周中勤投奔中经征和。不久后,韩志高同样遭到举报。

2014年5月16日,因偷排危险废物、涉嫌环境污染犯罪,韩志高被逮捕,一年后方被取保候审,此事导致其公司目前基本处于停业状态。

截至2015年4月24日,永乐包括唐阿富在内的三名负责人被海淀警方行政拘留,后转为刑事拘留。警方表示,该公司在北京市餐厨废弃油脂特许经营服务的招标中涉嫌伪造政府公文。

事件败露同样是因人举报。一个多月后的5月29日,三人被取保候审。

对唐阿富等人的处理结果,同业公司的负责人均表示不满,声称要继续举报。

寻租空间

在互相举报之前,这些同行曾有过短暂的和睦相处。

2011年9月25日,成爱秋携自己公司股东徐开中与陈荣、唐阿富齐聚韩志高的办公室,商讨合作计划。

当时的一份合作协议中指出,上述四家企业合体为一,五个股东成员:成爱秋、韩志高、徐开中、唐阿富、陈荣,每人占20%股份。

然而,在公开的协议之外,私底下5个人却有另外一套合作方案,即每人实际占股16%,剩余的20%股份灵活处置,计划赠予相关的政府人士,他们试图以这种方式拿下北京餐厨废弃油脂市场80%的份额。

但三个月后,五个合伙人并未达成一致,协议取消,之后徐开中加盟唐阿富的永乐废弃物混烧处理中心,与唐阿富共同成为法人,分别持股40%。

之后,各企业开始各自为战,为争“地盘”积极找关系并互相搜集对方违法的资料,均希望能在北京市场独占鳌头。
协议取消前的几个月,即2011年8月,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决定从2012年7月开始在城六区对餐厨废弃油脂特许收运服务逐区进行招标,只有中标企业才有资格回收餐厨废弃油脂。

2011年8月,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出台文件,明确了对废弃油脂收集运输处理实行属地特许经营服务制度。几个月后,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与北京市食品办提出目标:“2012年底前全市餐厨废弃油脂规范收运率达到90%以上。”
但直至2014年,这项工作仍未完成。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各区的招标工作从2012年4月开始,一直到2014年才陆续完成,按照北京市的计划,全市将在招标全部完成之后,统一安排废弃油脂的回收处理。所以,在此期间,北京的废弃油脂回收再次陷入监管真空,而招标本身也问题重重。

比如,在海淀区的招标过程中,西安中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永乐废弃物混烧处理中心两家企业中标。
这个结果一度成为行业内的笑谈:“一家西安企业,在北京没有回收车辆、没有处理厂,居然中标了,这是非正常现象。”

为此,当时除永乐外的几家企业皆对海淀区市政市容管委会表示抗议。

2014年9月18日,海淀区市政市容管委会原主任周培芳因利用职务便利,为企业中标、拿项目提供帮助,并非法收受钱物,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5年7月18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2年2月至2014年4月,周培芳担任海淀区市政市容管委会党组副书记、主任,虽然判决书中并未提及其在餐厨废弃油脂特许经营招标中的问题,但知情人士透露,周与那次闹剧般的招标脱不了干系。

“特许经营”泡影

那一轮特许经营招标首先从废弃油脂产量最大的朝阳区开始,北京中天实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市海粮鸿信生物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联合体、北京永乐废弃物混烧处理中心两家企业中标。

之后丰台、石景山、海淀、西城、东城五个区依次进行招标。

其中永乐中标西城、朝阳、海淀三个区,奥俐易中标西城和丰台,中经征和中标丰台区,海粮鸿信和中天实源的联合体中标朝阳区。

海淀区招标“闹剧”发生后,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对投标企业进行了排查,并要求对环评进行验收后,企业才能拿到特许经营许可证。

但目前只有北京永乐一家拿到了特许经营许可证。其他几家自称“正规”的企业,除奥俐易因偷排污染物被取消中标人资格外,其余目前均处于待验收状态。根据各区 市政市容管委向辖区街道办事处和高端餐饮企业下发的通知,废弃油脂回收业务只能交给有资质的企业承担。因仍未获得特许经营资质,这些企业目前均无法正常开 展工作,只能通过打一些擦边球的方式开展业务。

获得特殊待遇的永乐成为众矢之的,而其自身也确实存在漏洞。

在永乐提供给石景山区的标书中,有一份“北京市通州区环境保护局通环管字[2005]005号”的文件,其中明显存在多处错别字。最明显的是通州区环境保护局所加盖的公章,将“审批专用章”误写为“申批专用章”。

招标文件中还包含一份由通州环保局2006年签发的“关于对‘北京永乐废弃物混烧处理中心(增项)’建设项目验收的批复”(通环监验字[2006]21号),但这份环评验收针对的是通环管字[2005]805号,并非前述的通环管字[2005]005号。

对此,通州区环保局回应称并不存在[2005]005号文件,并表示此前通州警方曾前来调查过永乐所涉的假公章、假批复案件。

永乐造假一事被举报后,海淀区已取消其废弃油脂的回收资质。而该公司在朝阳区的业务未受影响,朝阳区市政市容管委会环卫科科长陈冬冬表示,对于永乐是否违法并不知情,也未收到任何通知,故该区仍由永乐回其废弃油脂,西城区也是同样的情况。

即使失去了海淀区的市场,永乐仍然是北京市餐厨废弃油脂特许收运服务项目的最大赢家。

“地沟油”轮回

目前北京废弃油脂回收市场存在两种回收模式,一种是人工淘出“地沟油”,即毛油,经过预处理后加工成工业用油原料,这种传统的操作方式是大多数企业采取的模 式。第二种即安装油水分离器,将预处理前置,废弃油脂在厨房即可被处理,回收的油可以直接用作工业用油原料。目前仅有海粮鸿信和中天实源的联合体采取这种 模式。

按照国际经验,多数国家均要求餐馆和家庭厨房安装油脂分离装置。

但在2012年的餐厨废弃油脂特许收运服务的招标中,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及各区制定的文件中仅强调了毛油的预处理,未提及油水分离器。

之后,2014年人大通过法律要求北京的废弃油脂处理企业必须为餐馆安装油水分离器,回收的油则归该企业处理,虽然官方强调油水分离器的必要性,但并没有禁用传统的毛油回收模式。目前,多数餐饮企业仍将废弃油脂排入地沟、地井、回油池,企业再采取第一种回收模式进行处理。

而对于“正规”企业标榜的自己有资质、有条件处理地沟油等,业内知情人士表示,“仅仅一个污水处理厂就需要几千万元的投资、预处理厂则需要上亿元,严格来说北京所有企业的预处理环节均不合格。”

“虽然声称是预处理,但目前几乎所有企业还是支一口大锅,用土法将毛油加工成工业用油。”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对于这种情况,刘俊海认为:“油脂回收处理的产业链条不明晰,‘地沟油’流向问题始终未解决。进而才导致了市场失灵、参与主体混乱。”

海粮鸿信董事长黎东非常羡慕上海的废弃油脂回收处理企业,从2013年开始,上海强制企业安装油水分离器,同时对回收处理企业给予补贴。

“我们自己给餐馆安装油水分离器,政府没给补贴也就算了。对于我们到底合不合法、能不能获得资质,相关部门一直没给答复。”黎东指出。

因为资质问题,目前除永乐以外的“正规”企业,均游走在主流市场外,做一些零碎的收集工作。

而在监管乏力及市场混乱的状况下,“游击队”占尽先机,他们成批地出没于暗夜,被他们淘走的“地沟油”将被如何处理、用作何物,无人知晓。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质量部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质量部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质量部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若需转载本网稿件,请邮件:1685504168@qq.com。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质量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邮件至1685504168@qq.com,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相关热词搜索: 地沟油

上一篇:网购食品有问题可向第三方平台索赔
下一篇:鸡脯肉添加“胭脂红”变身里脊肉串

分享到: 收藏
红与黑更多>>
亚铝获“全国质量信得过产品”和“全国质量诚信优秀企业 信阳电气荣获全国质量服务信誉AAA级企业荣誉称号 铁建装备喜获云南省人民政府质量奖 古贝春再获山东白酒评委感官质量金奖
质量部(zhiliang.com),是一部记录时代质量发展的“留声机”。通过最新的质量资讯经典,保留这个时代最真实的质量记忆,为质量部门打造最权威的质量资料库。
质量部(zhiliang.com),是一个了解国内外质量管理发展的记录器。通过最先进的质量工具技巧,帮助质量人摆脱“救火员”角色,为质量部提供更快速有效的解决方案。
质量部(zhiliang.com),是一个跳出“小质量”、关注“大质量”的发声筒。通过不落俗套的质量观点,帮助质量人及更多的制造企业从更广阔独特的视角解读“质量”。
质量部(zhiliang.com),是一个聚焦质量的“点评网”。这里不仅有质量红黑榜,更有众多网友群策群力,真实品评身边那些关于质量的大事小情,帮助消费者慧眼识珠。
质量部(zhiliang.com),是一个让所有人畅所欲言、零距离讨论的大众社区。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的力量,改善质量部门“有苦无处说”的境遇。让更多质量人知道:捍卫中国质量,你不是孤军奋战。这一点,我们一直坚信……
质量开讲 关闭